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在线培训 >

脱口秀培训不是生意

  www.bq3d9.com.cn。李诞在第四季《脱口秀大会》中不止一次提及笑果文化旗下用以进行脱口秀培训的“训练营”。

  这从侧面也反映出笑果文化、或者说是脱口秀市场所面临的问题——随着这个市场蕴藏的价值逐渐显现,脱口秀演员和人才的稀缺性也成为行业的一大痛点。

  因此,区别于“售卖培训产品来赚钱”的教培行业普遍逻辑,市面上大多数知名厂牌做脱口秀培训的第一层目的,成了“培养和孵化人才”,甚至这件事本身就是成本支出。

  李诞曾在《脱口秀大会》第二季的节目中说到,过去一年他的存在感很高,但对于他想做的脱口秀事业却感到很尴尬,因为笑果文化一直没有推出什么新人。

  两年后,培训班老师、交警、医生、魔术师、设计师、汽车销售、街舞比赛主持人等不同职业的人纷纷走上了第四季《脱口秀大会》的舞台,而李雪琴、杨笠、王勉、徐志胜等大小王的知名度也在与日攀升,李诞直呼“行业起来了”。

  的确,近两年《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等脱口秀综艺IP的大火,让越来越多年轻人人了解和喜爱上脱口秀的同时,也实现了从普通观众成为脱口秀演员的转变。

  CBNData《报告》显示,2017年有4万人开始学习脱口秀,其中600人成为从业人员。2018年,在笑果文化的专职脱口秀演员或编剧中,甚至还包含10位应届毕业生,可以说他们是国内第一批把脱口秀演员、编剧作为职业选择的大学生。

  但随着脱口秀市场蕴藏的价值逐渐显现出来,4万人和600人的数据显然无法满足市场对喜剧人才的需求。更何况,从这600人中再造几个李诞这样的IP,更是难上加难。

  首先,大多数跨入脱口秀行业的初学者都面临着诸如以下的问题:缺乏统一的培训体系、全职工作无法养活自己、观众冷场带来的挫败感等,它们在无形之间成了劝退的因素。

  横向对比脱口秀行业相对成熟的美国,不难发现其已经形成一套完整的晋升体系,美国很多脱口秀演员沉淀了三四十年的经验。表演培训的工作主要由专业学校完成,演员也不一定非要上节目才有出路。并且美国的脱口秀俱乐部非常多,仅纽约就有超过100家。

  而中国脱口秀还处于早期阶段,目前全中国成规模的脱口秀俱乐部屈指可数,中国最有经验的脱口秀演员的经验也不超过10年。而在“教脱口秀”这件事上,国内没有现成的经验,若要引进国外的模式,又不得不考虑本土化。

  为了解决人才短缺的问题,国内各大脱口秀机构纷纷开启培养模式。笑果文化、单立人喜剧、北京脱口秀俱乐部等有些名气的脱口秀公司均在布局线下开放麦和新人培训体系。

  笑果文化在2017年第一季《吐槽大会》还未结束时就举办了第一期脱口秀训练营。笑果文化创始人兼CEO贺晓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培训新人是件纯投入的事,但没有它就没有《吐槽大会》。”

  另外,笑果位于上海的笑果工厂为喜爱脱口秀的演员提供表演舞台、发现新星,演员只要报名就有机会参与。此外,笑果文化还相继推出了《杨麦克竞选赛》和《好笑突击营》,都是针对脱口秀新人的项目。工信部通报下架天涯社区、脉脉等90款侵害用户权益

  北京脱口秀俱乐部的创始人西江月曾对外表示:“脱口秀要因材施教,我只能是在你的能力之上把你挖掘到最大,而不可能把你变成另外一个人,不能按照统一的模式去教。而且,脱口秀是门讲究互动和沉浸的艺术,培训课很难大规模走到线上。但线下由于场地、时间等因素限制,更多都是小班教学,受地域影响大,且学费高昂,很难形成规模。”

  培训新人不是目的,通过吸纳、培训和孵化产生的人才反哺到公司的商业生态才是。

  那么,以“南笑果,北单立人”为代表的脱口秀厂牌是如何布局自己商业生态的?

  笑果文化的线上综艺已经成为其极宽的护城河,其旗下的《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两大IP在顶流明星李诞的加持下,更是如日中天。同时,笑果文化试图构建一个“线下供给线上,线上反哺线下”的脱口秀生态闭环。

  据悉,笑果的业务目前分为四部分——综艺内容出品、线下文化体验、明星艺人经纪、整合营销服务。通过线下稳固文化基础、孵化新人,再通过线上露出扩大艺人知名度并提高脱口秀文化的影响力,四块业务统合组成一个人才的上升通道。

  截至目前,其获得8次融资,在披露的融资金额中,有两轮在亿元及以上,IT桔子显示,笑果最新估值超40亿元。其背后资本包括南山资本、天图资本、CMC资本以及腾讯投资等知名机构。

  一位制作人表示,从现状来看,国内脱口秀市场前景广阔,笑果文化占有最好的资源(人才和钱),脱口秀行业还没有哪一家能够与之相抗衡的。

  “最好的方式就是行业快速成长,打破笑果文化一家独大的垄断地位,国内脱口秀行业才能走向一个良性竞争和发展的方向。”

  反观单立人,自成立以来共完成两轮融资,估值几千万元。从估值来看,笑果是单立人的30倍之多。演员规模方面,笑果脱口秀演员数量在百人左右,单立人喜剧演员目前在20位左右。行业虹吸效应特别明显,笑果几乎吸收了行业内大多数优秀演员。

  单立人的商业业态、或者说是企业基因更偏向线下。单立人喜剧创始团队多为脱口秀演员,石介甫、周奇墨、刘旸,擅长创作和表演,最初的定位更偏向线下剧场。

  近两年,感受到笑果压力的单立人开始发力线上综艺,陆续与与诸如《夸就对了》《周六夜现场》等综艺节目制作团队合作。但没有一档类似于《脱口秀大会》的综艺节目为公众所知。

  值得一提的是,如果细数单立人喜剧为脱口秀大会贡献的演员,会发现,很多脱口秀天花板、炸场王、脱口秀大王都是或者曾经是单立人喜剧签约演员。周奇墨、徐志胜、杨笠、rock,都是或者曾经是单立人喜剧演员,邱瑞、童漠男等也都参加过单立人喜剧的比赛。

  从这个角度来看,如果不是单立人喜剧给演员提供了有营养的土壤,或许这些演员不会这么快地被笑果看到,笑果也就失去了一个挖掘人才的重要渠道。

  CBNDATA发布的《2018年中国年轻态喜剧受众消费大数据报告》显示,18到29岁之间年轻群体是脱口秀的典型受众,超过八成的他们在城市里担任专业工作,也愿意为脱口秀买单。

  单立人首席运营官在去年曾公开表示,单口喜剧的业务模式与未来市场空间是庞大的,“但国内的单口喜剧市场还没有真正形成,脱口秀的热闹与火爆只是让人们知道这种喜剧方式的存在,目前最多算是喜剧市场的一个新的领域。

  这也反映出,在我国现有的政策体制和国民习惯的情感接受程度条件下,做出有品位、有新意的喜剧脱口秀节目并非易事。而脱口秀要想成为生活方式的一部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线下消费场景稀缺,内容同质化严重,产生复购难,喜剧人才供不应求,和单纯借助内容难以留存线上引流的观众,依然是行业的共性问题。

  因此,行业在不断尝试的工业化体系的同时,只有培养出更多的“李诞”“李雪琴”,脱口秀才能不断向大众文化迈进。只有当越来越多的李诞出现时,行业的未来才会有更丰富的商业模式和更稳健的竞争筹码。